齐子眷

【雷安】一切为了日安(15—19)

文笔无力,写不出雷安的半点好(。

正剧完。

20番外。应该是个小甜饼。









15.



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骑士先生?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还在吗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总之我还是觉得先确定下来一种风格比较好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现在刚入这个圈子没多久,必须先让大家记住你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骑士骑士你还在吗??



    骑士先生:……叫我安迷修吧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好的安迷修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那你叫我凯莉吧,魔女小姐什么的真的太恶心了。

















    现在想想,刚入圈的时候自己的确什么都不懂。


    凯莉真的帮了很多忙。


    帮他挑歌,帮他申请了各种账号,帮他找好了各种后期美工,帮他确定了风格,还告诉他一个唱见怎样才能受欢迎,甚至帮他调整了心态。




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听我说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我不是不理解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们这些唱见一开始都固执得要死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动不动就把初心挂嘴边上,叫人看了就反胃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想想,没有人听你唱歌,没有人喜欢你,你自己一个人能坚持下去吗。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付出了努力,却什么都得不到?你甘心吗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能挽留住的人就一定要挽留住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。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属于你的。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要做的就是靠你的唱功声音和魅力让他们喜欢你。懂吗!!!!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固定风格什么的,可能的确有点过分,但是前期你必须要积攒粉丝和人气。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为了得到一些东西,你必须舍弃一些,你明白我意思吧。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懂我意思吧!!!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当然,我也没有权力这么要求你。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身为助理我只能给你提出建议。决定权在你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不过我还是会相信你。等到了中后期,粉丝多了之后基本就可以自由发挥了。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再说你不是学过日语的吗,燃向日翻应该也难不住你吧。



    骑士先生:日语的确是没什么问题。但是我怕我不适合唱燃向的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哎哟,没事的,骑士先生。你这种少年音唱什么都好听,真的。而且很容易让人喜欢上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【回眸一笑.jpg】



    骑士先生:……



    骑士先生:那原创呢?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原创的话……咱们暂时不接,毕竟你还没有人气,估计也不会有词作曲作过来找我们合作。就算有,现在唱了也跟没唱差不多,根本火不了。还浪费时间精力。



    骑士先生:啊不是,我是说我有首原创,自己写的,可不可以现在发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什么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什么!????????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说啥??????!!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安哥!!!!??你原来是一体机啊!??????



    骑士先生:我不是我没有!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我不听我不管!!!!!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什么歌啊快快快我要听!!!!!?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【一副见了鬼的表情.jpg】



    骑士先生:你先冷静……



    骑士先生:就是这个。



    骑士先生:【在那个深夜嘶哑.mp3】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噫这个歌名。啧啧啧。难不成是小H曲????


    骑士先生:不是啦。


    【对方已成功接收文件“在那个深夜嘶哑.mp3”】



    骑士先生:不过是好久之前写的,质量可能不高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卧槽。



    骑士先生:????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开口跪啊!!!!!!!!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真是你写的??????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词曲都是你写的????????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【一脸懵逼.jpg】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我的妈啊这么文艺这么温柔不像你啊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不会是给女朋友写的吧这么深情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啧啧啧可以啊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骑士先生。


    骑士先生:不是。以前年轻不懂事胡乱写的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我的天啊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骑士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安哥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您是我爸爸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您这根大腿我抱定了!!!!!!!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这样吧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我先把你前几天撸的那几首传五婶和B站上,然后给你宣传宣传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等差不多开始有听众了再发这个行不行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不然这个现在发了也是白发,根本不会有人听。   


    骑士先生:行行行,听你的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ummm……这歌是不是有啥特殊含义。



    骑士先生:没有没有,就是随便写的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真的?


    骑士先生:千真万确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【黑人问号.jpg】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我怎么那么不信呢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【星月魔女 is watching you.jpg】



    骑士先生:真没有。




    凯莉大佬我求您别问了。

    安迷修暗道不好,这怕是要被看出来什么。






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【沼跃鱼早已看穿了一切.jpg】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哎我懂我懂,你们这些年轻人闲着没事就喜欢瞎〇〇矫情。谁还没有一段羞耻中二的青春期黑历史呢?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








16.




    说得好。

    谁还没有一段羞耻中二的青春期黑历史呢。







    时间要是能倒回到几分钟前,安迷修肯定会认真地对着电话说:“不行。我怕我一见你就直接一耳光糊上去。”


    倒回到几天前,安迷修肯定会认真地对凯莉说:“不行。这歌我不接,接了我会死。”



    倒回到两年前,安迷修肯定会认真地对凯莉说:“不行。这个原创不能发,你自己听听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 倒回到五年前,安迷修肯定会认真地对雷狮说:“不行。你要是敢分手,我就打断你狗腿。”



    倒回到N年前,安迷修肯定会认真地对雷狮说:“不行。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,不可以谈恋爱。”











    安迷修站在镜子前,正了正领带。

    这也太惨了。


    这几年一直宅在家,作息不规律,生物钟也相当紊乱。脸色惨白得像个死人,衬得眼底的那一片青黑特别明显,好在刮了胡子之后显得稍微精神了一点。

    但也只是一点而已。


    最让他担心的是,已经很久没锻炼身体了,骨头都生锈了,见了面以后估计要被吊着打。

    临走前想了想,还是拿起手机忧心忡忡地给凯莉发了条消息。





    骑士先生:凯莉,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。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谁啊干嘛盗我安哥号。





    骑士先生:……算了我走了。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哎不是我开玩笑呢!!安哥你别走啊??!!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你这是要退圈还是要跳楼?!???
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歪,歪,安哥你在吗????


    星月魔女☆:???????????









17.


    雷狮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,终于看见安迷修从小区门口里出来了。

    但雷狮压根没动弹,甚至连表情都没变过,依旧吊儿郎当地靠着自家奔驰,一手夹烟,一手插兜,微微垂着头,把眼底的那点若有所思也收了起来,整个人显得颓废又慵懒。

    一直等安迷修走到跟前,他才眯起眼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那个人。








    还是那一身行头,几百年不变的白衬衫。

    瘦了不少。

    脸色有点差。

    眼睛还是漂亮的湖绿色,干净得很。









    雷狮猛吸一口烟,闭上了眼。









    完了。安迷修心想。

    看见雷狮,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一耳光糊上去。



    他更想把他手里的烟给抢过来扔地上踩两脚。


    快熏死他了。











    “安迷修。”


    雷狮扯了扯嘴角,叫了他一声。


    嗓子糙了不少,还有点哑。安字完全是靠气泡音发出来的,尾音还莫名有点凶狠,估计再加俩回声混响就成了反派典型语气。


    安迷修有点慌。


    他发现雷狮已经学会隐藏情绪了。


    这样的雷狮根本看不透,没人知道那双幽深的紫色眼睛里藏了什么。而且真的是成熟了不少,棱角分明的轮廓像是风刀霜剑一下下凿出来的,算不上沧桑,但也绝不是以前的那种青涩。张扬没了,一身戾气也没了,像一把寒光褪尽的剑。


    太陌生了。

    和当初的那个傻逼一点都不像。


    安迷修心里感慨了两句,心想凯莉明天就该给他发讣告了。





    这一晃神的工夫,雷狮就已经走到他面前了,紫色的眸子里也不知道闪过了一丝什么情绪,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安迷修,眨也不眨。




    即使是这种时候,安迷修也还是忍不住地想,雷狮真的是太好看了。











    然而下一秒雷狮就抓住了他的手,并且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他抱在怀里。


    没带一丝犹豫。











    安迷修再次僵直了。



    周遭的烟味骤然变得浓郁,鼻腔里充斥着雷狮的气味,耳边是雷狮的声音,眼前是雷狮宽阔的肩膀,再次被名为雷狮的温度包围着,安迷修一阵恍惚,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离开雷狮就会死的时候。


    他绝望地发现,自己其实根本不想糊他一耳光。一点都不想。


    于是安迷修干脆放弃了挣扎,然后自暴自弃地把头埋进雷狮怀里。








    太安静了。太兴奋了。太羞耻了。

    安迷修想起了粉丝经常在评论里刷的“原地爆炸”“反复跳楼”“光速死亡”“到楼下跑圈”“360°螺旋式升天”。

   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











18.





    “那首歌是写给我的吗。”

    雷狮低低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明明已经是近乎命令的语气,却仍听得出那一点几乎可以忽略的小心翼翼。




    安迷修老老实实地承认了。

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 然后他就感觉雷狮的胳膊又收紧了几分,脑袋也在他颈边蹭了蹭。


    “和好吧。之前是我不对。”







    安迷修心想这个发展和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

    “你……”




    结果雷狮他根本就没打算让安迷修说话,双手一抬,抓着他肩膀,一低头就亲上去了。




    是一个非常轻,非常浅,非常小心翼翼,非常纯洁的吻。一点都不像他雷总的风格。











    安迷修抬眼,清楚地看见了雷狮眼中的笑意和促狭。



    没由来地,他松了口气。心想雷狮果然还是那个雷狮。


   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安迷修老脸一红,又一头扎进雷狮怀里去了。







    雷狮靠着奔驰,抱着安迷修,感觉自己简直人生赢家。













19.


    安迷修有点感激雷狮快刀斩乱麻的行事风格。一个三十万字的虐恋情深,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变成了甜宠文。

    自己还差点把它当成一个过不去的坎。

   








    安迷修躺在副驾驶座上,一边挺腰迎合身上那人,一边问道。



    “为什么突然就过来了。”



    “粉丝天天催婚,非要让咱俩在一块,”雷狮叹了口气,一脸认真地看着他,“实在没办法,只能跟你凑合凑合了。”



    安迷修一巴掌糊上去了。










fin.正剧完

评论(22)

热度(873)